妄屿

爱而不得。

好久没有动笔的荒草一般的老福特
新坑预告。
只爱挖坑不爱填。

“你恨我吗。”
“不...我把那当作必要的演出。”
“那就好。”

隔阂。死亡。动荡。
希望与希望。
却因羽翼太重无法飞翔。
如是将其斩落。便又失去了本来意义。
你是怪物。不愿成为怪物的怪物。
你是怪物。唯一信任怪物的怪物。

你是。
内心扭曲的怪物。即便如此。依旧前行。
坚强毅力。细腻内心。
塑造了。怪物。


傻到献出一切的怪物。
被迫斩落怪物的怪物。

羽翼太重。无法飞翔。


绝对服从。

 初次见面多指教。文笔渣希望多点评。
这里阿屿。军官X勤务兵。有肉。不定时来更?


绝对服从chapter1
主人与狗

 艾伦耶格尔。大前天收到了来自家乡母亲的催婚信。
  大致内容都是让他好好当兵。然后赶紧找个好媳妇带回去看看。哧笑间一边刷着盘子一边无奈叹气。彻骨的寒冷透过指尖侵犯全身上下。
  “怎么可能。”
  距离离开他的长官。还有两个月。
  还有两个月。就能离开那个变态的掌控。
  随眼看了看墙上挂的钟表,一分一秒滴滴答答激起涟漪。“喔......”鎏金的瞳孔早已黯淡。艾伦心中一清二楚。最可怕的时段总要到来。尽管再怎么不愿面对。他还是只有一个选择。
  服从。
  他也宁愿像个胆小鬼慌慌张张的离开。可是他不能。
  谁会知道他会用怎样的方式去虐待他。
  拂晓抵达前。他的长官微抬下颚。像是上等阶层的贵族。全身上下都是骄傲。可艾伦不愿看他一眼。对于这样的他。
  只有绝对的憎恨与绝对的惧怕。
  他想杀了他。也想让他尝尝轻贱别人生命与尊严的感觉。
  “你可以试试。离开我的下场。”成年男人轻呵一声,犀利的眼白扫过他的狗。看了个全身上下。这感觉让艾伦自己觉得像是被什么肮脏的东西生生活剥从里到外看了个遍。
  他知道他的上司是多么一个喜怒无常的人.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身体猛的一怔.连指尖也微微发抖.可他依旧不愿服输。表面上也依旧是故作冷静。万年不变的黯淡鎏金瞳孔闪过他,不愿服从。
  “是。长官。”
  自此明白。他没有实力。没有能耐。更没有反抗的资格。
  对方太过强大。强大到对于他。只是轻轻碾死一只蚂蚁的程度。
  艾伦不愿去赌。即使抓住希望。他也有预感。下个瞬间他的长官就可能抑住他的喉咙亲手把他掐死。所以他要等到两个月后。两个月后。他就能脱离这个危险男人。
  他明明以前。不是那样的人。
  艾伦这样想着。
  又到了服侍上司的时间。轻敲人在人同意后把门锁上。
  这样的事他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对于这样的取悦。早已轻车熟路。
  下一秒自己利索的主动扣上镣铐.带上狗圈。叩跪在地上像只狗一样看着自己的长官。带着绝望愤恨与唯恐避之不及的眼神。
  强迫自己抚摸着身前男人因常年征战而精壮无比的肌肉。忍着恶意在人耳边轻声呢喃。
  “长官。”
  “我想要你。”